2024-06-21本會評議委員黃啟方教授闡述二十四節氣「夏至」之內涵!

「夏至」
今天是夏曆甲辰年五月十六日,兩小時前的寅時(4時51分),已進入「夏至」節氣了!艷陽高掛,已是29度C的高溫,氣象預報已標出黃色警戒!
「夏至」的「至」,綜合古人的論述,有三層意思:
1、白畫最長,「陽氣」到了極至。南宋黃震(1213癸酉-1281)曾說:
長至者,日長之極。世俗多誤「冬至」為長至,不知乃短至也。(《黃氏 日鈔卷56)誤以「冬至」為「長至」,由來已久,如唐・白居易(772壬子-846)<冬至宿楊梅館>:「十一月中長至夜,三千里外逺行人。」又如北宋田錫(940庚子-1004)作<長至賦>,開篇也說:「伊沍寒之嘉節,美長至之良辰。」習焉不察,積非成是;而「日南長至」,已成典實。
2、「陰氣」自此開始萌生。
3、太陽最靠北方,陽光照射顯現的影子最短。
「夏至日」後,白晝漸短,夜晚漸長,一直到「冬至日」,夜晚最長,白晝最短。然後「陰氣」又日衰,「陽氣」再盛。就像是「否極泰來」一般。 如此用陰陽消長來解釋自然現象,再運用到人事上!從《易經》陰、陽二元素的象徵意義說,則「陽」是乾、是天,是君;「陰」是坤、是地,是臣。因此,「冬至」後的「陽氣日增」,代表「天道」和「君權」的逐漸彰顯增強,是可喜可賀的。「夏至」則正相反。
古代帝王於「冬至日」祭天神,「夏至日」祭地祇,或許是從漢文帝十六年(164BC)開始的。「冬至日」要在京師「南郊」的「圜丘」,舉行隆重的祭天大典,然後或者就改年號,宣示一個新的紀元。對「天」如此尊崇,對「地」也不能輕忽,於是,在「夏至日」,另在京師「北郊」築「方澤」祭祀大地神祇。古人以為天是「圓」的而地是「方」的,所以祭天於「圜丘」,祭地在「方澤」。
又因為「夏至日」之後陰氣日重,不但不能道賀,還有一些禁忌,如行旅。
這兩大祭典,帝王都要齋戒主持。歷代帝王都沿襲不變。到了北宋神宗(1068-1085在位)、哲宗(1085-1100在位)期間,因為費用太高天氣太熱的問題,有把「夏至」祭地併入「冬至」祭天同時舉行的意見出現,引起天地「合祭」或「分祭」的大論辯;蘇軾(1036丙子-1101)就有<上哲宗圜丘合祭六議>奏章,極力主張「合祭」。結果還是分別舉行,一直到清代;清高宗乾隆(1735-1795在位)幾乎年年作詩記述「夏至祭地」的感想,是寫「夏至」詩最多的人;譬如:<夏至日北郊禮成述事>:
方澤年年祭必躬,敢緣暑候懈虔衷。大昕因下修殷薦,北至惟時報巨風。
三獻庖升四足鼎,八成樂叶七絃桐。瑞雲已自敷祥霔, 願霈鴻施遍錫豐。
可以看出,他對「夏至祭地」的慎重!
「夏至」除了麥作成熟外,還有「鹿角解」,「蜩始鳴」,「半夏生」等三候:
初五日「鹿角解」:是說麋鹿的角開始「蜕其舊而生新」。乾隆說:
木蘭鹿與熱河麋,解角均於夏至時。雖曰牝同頭秃矣,原看牡異隊分之。
下來頗似牛羊晚,友去聊欣左右宜。著説證明千古舛,此非矜智驗真知。
乾隆有 <麋角解説>一文,辨析「鹿與麋」皆解角於夏,「麈」則解角於冬。而古人並不清楚鹿、麋、麈的分別,難免混淆不清。
次五日「蜩始鳴」:「蟬」真的要到「夏至」後才嘶鳴嗎?乾隆說:
五月為蜩七月蟬,時殊一物兩名遷。初聴仲夏聲猶細,漸泛薰風韻亦鮮。
欲笑鵬飛圖九萬,漫驚螳捕在絲絃。豳詩既曰行姒令,於鵙之鳴胡舛焉。
也有一番質疑。
後五日「半夏生」: 「半夏」是一種藥用植物,「半夏」一名,正說明了它的生發時間。乾隆說:
藥草生當五月中,江南端弗及齊東。率因地道時差異,自致物羣品不同。
水玉象形名頗得,守田㑹意號尤工。岐黄之術非吾曉,修治無須問焙烘。
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,不必事事精通,需要的是愛民之心!
專詠「夏至」的詩作不多;唐代權德輿(759己亥-818)有<夏至日作>五絕一首:
璿樞無停運,四序相錯行。寄言赫曦景,今日一隂生。
元代趙孟頫(1254甲寅-1322)<夏至>詩說:
夏至午之半,一隂巳復生。堅氷亦馴至,顧豈一朝成。
萬物方茂悅,安知有雕零。君子感其微,慟哭幾失聲。
大書法家果然不凡,由「夏至」一陰復生,已顧慮到寒冬來時萬物凋零的悲慘!這才是真正體物愛民!松雪道人五世祖是南宋孝宗的父親!是宋太祖的嫡系!
清代彭孫遹(1631辛未-1700)有<卜算子 夏至日>詞一闋:
纔過困人天,又把黄梅做。試捲疏簾一倚欄,小雨吹紅醋。
草草百年身,悔殺從前錯。來日還如去日長,沒箇安排處。
而西漢劉向(77BC-6BC)《說苑・尊賢》一段用「夏至」做論述的話,滿有意思的:齊用蘇秦,秦用趙髙,而天下知其亡也!非其人而欲有功,譬其若「夏至」之日,而欲夜之長也!
陶弘景生於「夏至」:
陶弘景(45丙申-536),字通明,自號「華陽隱居」。南朝宋孝建三年丙申歳夏至日生,卒年八十一,諡號「貞白」。精通醫學、文學、書法,兼修佛、道,是道教「上清派」的代表人物。著有《本草經集注》、《陶隱居集》、《真誥》等書。
他是唯一被文獻提到生於「夏至」的人物。還有嗎?
呵!且試湊四句應節;〈夏至即興〉:
夏至陰陽長短變,亂雲朝晚送蒸炎。人間到處縱橫見,聽雨聽雷各自眠!
(2024,6,21.清晨)